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征战全球
2015-11-30

作者/Ada Qin 秦晨 福布斯中文版副主编

原载/《福布斯》中文版2015年11月

美国伊利诺伊州福耀芒山(Mt. Zion)工厂的两条改造新建的浮法玻璃生产线还没有点火开工,工厂已经弥漫着“火药味”。几名资深工会代表情绪激动地坐在会议室,准备与初来乍到的中国老板和管理层进行一次严肃的谈判,谈判的主题是恢复 5 年前工厂管理者应允的时薪增加两美元的承诺。

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走进会议室,他能感受到氛围中的敌意——仿佛每个怒气冲冲的工会代表脸上都写明了:老板没一个好东西。从商 40 多年的曹德旺显然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千钧一发的场面。不过,与一群气势汹汹的美国工人“交手”,他还是头一回。

“不要那么严肃,两块钱又不是很多。”曹德旺以他招牌式的笑容开场,用夹杂着浓重福建口音的普通话不紧不慢地说。他不懂英语,可能勉强能说的英语单词不超过 10 个,但即使没有翻译,他憨态可掬的神情也足以让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下来。

紧接着,他讲起自己的创业史:“我也跟你们一样是从打工者开始的,没有家族财富,也没有政府背景,是彻底白手起家的……”临结束时,他指了指身边的几位高管:”你们跟他们好好谈谈,没什么解决不了的。”

在曹德旺的指示下,新管理层和工会最终达成谅解,恢复履行 5 年前原公司对工人加薪的承诺。

“我们(老板和员工)是利益共同体,不是对立的,不能搞对立。”曹德旺对《福布斯》中文版说。2015 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曹德旺夫妇以 94.6 亿人民币排名第 178 位。

与大多数富豪不同,曹德旺毫不讳言自己是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的“老牌富豪”,但又对因股价变动而导致“纸面富贵”的跌宕起伏淡然视之。

2011 年,曹德旺夫妇将所持有的约3 亿股福耀玻璃(600660)股票捐赠,成立河仁慈善基金会,目前基金会“市值”逾 40 亿人民币。在中国慈善界,曹德旺同样是捐赠明星。

今年 69 岁的曹德旺看上去仍然精力旺盛。2007 年,曹德旺首次接受《福布斯》中文版专访,那时福耀年销售收入不到现在的 1/3,全球排名第五。“看上去您与八九年前相比没什么变化!”我脱口而出。“变化很大,”他笑着说“,我更年轻了!”

曹德旺迄今仍然保持着每天凌晨 4 点起床,自己开车去福州高尔夫球场打球的习惯。为了抢时间,天还没亮,他便开球,然后打着手电筒找球,他称高尔夫让他在娱乐文化中体验到了欧美先进管理思想。他在福州的家距离福清公司有五六十公里,但只要不出差,早晨 7 点半以前,他便会毫无例外地坐在办公室。去年以来,他把自己的一半工作精力放在了美国,几乎每月往返于中美之间。

28 年前曹德旺一手创办的福耀集团现在是中国第一、全球第二大汽车玻璃生产商。根据第三方咨询公司罗兰贝格的报告,2013 年福耀在中国本土生产汽车玻璃市场和乘用车配套汽车玻璃市场的占有率分别为 63% 和 72% ;在全球汽车玻璃销售市场中,福耀的销量占比达 20%,仅次于市场份额为 22% 的日本旭硝子(AsahiGlass Co., Ltd.)。说起与“第一”的差距,曹德旺再次玩起了幽默:“我们与他们有100 年的差距——(公司)成立时间相差100 年,”转而变得严肃,“必须承认他们是老牌厂商,文化需要时间沉淀。”

当然,曹德旺并不甘心于“全球第二”。他在公司内部明确提出,用 5 年时间把福耀打造成名副其实的全球第一大玻璃专业供应商。2014 年福耀玻璃销售收入约为 129.3 亿元,净利润 22.2 亿元,双双取得两位数增长。相比之下,累计占据全球逾 70% 市场的四大汽车玻璃生产商中的另外三大(旭硝子、板硝子、圣戈班)在汽车玻璃领域的发展却颓势尽显。据罗兰贝格统计,2013 年福耀的运营利润率为22.2%,而其余三大公司在玻璃生产业务方面的运营利润率则已低至 3.5% 或以下。

对于已经在中国市场站稳脚跟的福耀来说,全球化发展是必然选择。“福耀是全球化公司,所以必须海外拓展。”曹德旺口吻坚定。对手的节节败退恰恰为福耀在海外市场全面进攻提供了最佳契机。从2011 年在俄罗斯投资生产基地开始,福耀在美国和俄罗斯目前规划投资近 8 亿美元,建立从浮法玻璃到汽车玻璃的三大生产基地。今年 3 月 31 日,福耀玻璃 H 股(3606)在香港联交所上市,而其融资所得的 70 亿港币将主要用于海外基地建设。

2014 年 1 月,福耀在美国俄亥俄州宣布购买原通用汽车莫瑞恩(Moraine)旧址场地,投资 2 亿美元新建汽车玻璃工厂,并计划雇佣 800 名本地工人,这一消息在当地引起哗然,它是中国企业迄今为止在俄亥俄州的单笔最大投资。签约发布会上,俄亥俄州州长凯希克(John Kasich)盛赞曹德旺“胆识过人、目光长远,是全球最伟大的企业家之一”;当地就业机构负责人更是把福耀的投资与上世纪 70 年代本田汽车初入俄亥俄州,并因此创造了 1.3 万人就业的意义相提并论;“中国投资者通常喜欢海外并购,2 亿多美元的巨额投资新建工厂对中国企业家来说十分难得。”美国海外投资机构 OCO 全球公司(OCO Global)CEO 欧康奈尔(Mark O’Connenell)对当地媒体如此评价。

就在俄亥俄州宣布投资后不久,福耀把在北美制造的触角伸向汽车玻璃生产的上游——浮法玻璃制造。芒山工厂就是福耀集团 2014 年 7 月从昔日玻璃巨头、美国老牌制造企业 PPG 手中以 5,600 万美元购得的资产。8月,PPG 副总裁贝克(Richard Beuke)亲自来到福耀集团总部福建福清参加资产交接仪式。这一幕似乎成了曹德旺在北美市场上又一个里程碑式胜利的佐证。10 多年前,福耀刚刚进入美国市场不久便遭遇反倾销调查,PPG 当时是对福耀等中国企业发起反倾销调查为首的公司。但 2004 年,福耀最终赢得了这起旷日持久的反倾销官司,并成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反倾销案件的首胜。

根据协议,福耀的收购仅包括芒山工厂的土地、厂房以及两条处于半停产状态的陈旧产线等固定资产,工厂人员的安置和赔偿问题由 PPG 负责。曹德旺打算重建工厂,将原先生产普通建筑浮法玻璃的产线升级为专供汽车玻璃原片的高品质浮法玻璃产线。他对芒山工厂的投资增至 2亿美元。曹得旺的目标很明确,把芒山工厂打造为全球浮法玻璃最先进的自动化工厂。调查后发现,芒山工厂工人的素质不错,曹德旺主动提出接收工厂近 300 名工人。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 PPG 与工会之间的一笔“旧账”——2008 年以前,PPG 芒山工厂仍然是一家盈利颇丰的工厂,管理层主动给员工增加了 2 美元的时薪。然而,此后的经济危机让工厂陷入重重危机,2 美元加薪仅维持了几个月,公司管理层便以经济环境恶化为借口变卦取消,忿忿不平的工会由此开始了与 PPG长达 5 年的官司。文章开头的一幕就发生在这一背景之下。

贴近全球汽车保有量第一的北美本土市场是曹德旺推进全球化制造的初衷。与此同时,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正在丧失也是促使曹德旺开始移师海外发展的驱动力之一。精于财务的曹德旺做过计算,美国每立方米天然气价格的价格是 11 美分, 是中国的 1/5 ;电费 4 美分,大约是国内的 1/3 ;更为严峻的是,中国正面临劳动力成本提升以及“招工难”等问题。“现 在我按照美国工资标准补贴 1,000 美元招工,都很少有中国工人愿意过去。”曹德 旺坦率地说。

然而,在制造业摸爬滚打数十载、对 于成本控制极度敏感的曹德旺当然不愿被 “劳动力成本”这根稻草压倒。他决定全 力向先进制造模式转型。在今年 4 月从欧 美考察了一圈以后,他提出“让工业 4.0 在福耀落户”。

外表看来,曹德旺的确算不上互联网 经济的拥趸。他既不用电脑,也不热衷于 智能手机;偶尔用微信与朋友聊聊天,处 理下工作。他认为互联网的东西目前用在 “谈情说爱”上可以,但用在生产上需要 时间探索。他欣赏格力集团董事长、女实 业家董明珠,但对吹嘘用互联网思维颠覆 制造的互联网人士嗤之以鼻,称他们是“忽 悠”。他甚至拒绝对互联网商业模式发表 评论。不过,这一切都不妨碍他在福耀利 用信息和互联网技术实现制造转型的洞察力和决心。“现在要想打赢这场战争,就 必须全面推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 自动化要全面上——这才是未来的方向。” 曹德旺说。

“就像当年福耀提出‘为中国人做一 片玻璃’一样,福耀做工业 4.0 也绝不会 止于口号 ,”曹德旺说,“我们有遍布亚洲、 欧洲、美洲的生产基地和服务机构;获得全球客户的认可和帮助,福耀也成为这个领域的全球品牌,这一步成功的话,4.0 就安家了。”

今年 7 月新上任的福耀集团总裁左敏亲自负责集团信息化。他掏出手机,演 示起他平时如何移动办公;他还回忆起 1989 年自己从厦门大学国际会计系毕业后加入福耀时,公司如何将第一台电脑视若珍宝的情形:投资好几万元的IBM 电脑,当时放在一个精致的玻璃房子里,派专人看守——它常常被用来编写会计程序。 1999 年,福耀全面上马 ERP 系统。“任何一场变革都是利益的重新分配,”左敏说,“在这个过程中,谁不配合,就地免职。”他力图表达福耀面对这场信息化制造革命的决心。

事实证明,无论在智能生产,还是智能产品方面,曹德旺可能的确已经在中国制造企业中处于领先地位。在福耀的浮法玻璃车间,生产线上已经难以找到呆板而重复的体力劳动者的身影,自动化的流水线和机器人协作,高效、稳定地生产;而在汽车玻璃工厂,机器和人的完美协作体现得格外淋漓尽致。

“与诞生于规模化工业时代的老牌汽车玻璃厂商不同,福耀从成立开始,‘小批量、多品种’的基因就融入了公司文化,这为我们适应工业 4.0 时代高效率的柔性化生产奠定了基础。”左敏表示。以福耀一个年产数百万套汽车玻璃车间为例,高度柔性的生产方式可以在同一条产线上实现数十种不同汽车玻璃的生产,对于一款普通复杂度的玻璃品类切换通常只需 1 小时,而一个车间一年可以生产上万种不同的汽车玻璃;从下订单开始,客户定购2,000 片汽车玻璃最快仅需 1 天时间即可完成。不仅如此,生产线上的每一件产品的每一道加工工序都被电脑记录信息,在生产流程中形成了完整的可追溯体系。

在提升制造柔性化、智能化和高效率的同时,福耀还在试图让自己遍布全球各地的工厂更加紧密地联网,与客户和供应商更加无缝的信息化对接也在积极推进。“福耀已经不仅是制造,我们所做的是制造服务业,与上下游产业链正在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格局。”左敏解释,以往福耀可能仅仅为客户提供一片片的汽车玻璃,而现在提供的是包括各种安装配件的汽车玻璃总成(编者注:包括周边配件的汽车玻璃),甚至安装服务都已经由福耀负责。

“个性化制造说起来很玄乎,但对福耀来说,本质上就是不断消化和满足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客户对于品质、设计、语言表达的要求。”曹德旺概括道。福耀在美国、德国、上海、福清的四大研发中心目前已经连成一体,根据不同类别的客户需求,协同设计。

“高科技的发展带动下,汽车正在由原先的功能型向智能型转移,汽车玻璃也是一样。”说起“智能”,曹德旺顿时提起了精神,他似乎对无人驾驶、轻量化、投影玻璃、无线电玻璃等技术趋势了如指掌、信心十足,“智能玻璃的应用很广,我们的产品都已经开发好了,只要付钱就可以订货。”他说,为了让我们更好地了解智能玻璃,他提出到福耀刚刚建成的展厅参观。

新建的汽车玻璃展厅也是福耀研发中心大楼的大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大多数人很可能会以为汽车玻璃已经是一个靠成本取胜的低附加值行业。事实恰恰相反,福耀展厅中各种附着了科技、设计的汽车玻璃让人耳目一新。“情景天窗”可以让人在车里感受满天星空的浪漫氛围;结合了军用飞机 HUD 投影技术的汽车玻璃可以把仪表盘投射到前档玻璃上,让驾驶员更加清晰、安全地驾驶;结合了无线电和传感设备的汽车玻璃可以充当收音机、电话,还能自动缴费;光伏天窗可以一边晒太阳,一边为汽车充电;车窗玻璃的敏感度可以通过遥控器进行无极限调节——可以全透明,也可以全遮光,更不用说能防紫外线、防水、隔音隔热功能了。

“进入无人驾驶时代,未来汽车就会是移动会客厅、移动办公室,”福耀玻璃工程研究院院长周忠华介绍,“这些产品很多是我们根据客户对未来两三年汽车的设计定位,再与客户联合研发的成果,汽车玻璃正在成为未来汽车智能化的载体。”

展厅中令曹德旺骄傲的可能不仅是那些智能玻璃产品,而是他所服务的全球汽车品牌——宝马、奔驰、宾利、路虎、丰田、福特……“我们是全球八大汽车的主供应商,他们是全球采购——与他们对标,必须自身具备实力。”曹德旺踌躇满志地说,在一套路虎汽车玻璃的创意展示架前,他谦和而温顺地听从摄影师的各种安排。

从早晨 7 点半上班开始,曹德旺每天等待约见的客人时常多达几十批。但是再忙,他也不会耽误抽空回老家高山镇看看。我到访的那天刚好曹德旺要回高山,我恳请跟随他一起前往,他欣然应允。

曹德旺出生于上海,小时候便随父母和家中兄妹 6 人迁居回到老家福清高山镇。 9岁以前,曹德旺都没有正儿八经的大名,“德旺”这个名字是上学前由邻居长福伯取的。“小时候,大家叫我小印度。”——这是曹德旺去年出版的自传《心若菩提》自序的开头。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曹德旺的手稿,或许也不会相信这本近30 万字的传奇自传出自只在学校上过 6年半学的曹德旺本人之手。

曹德旺的从商生涯从 15 岁就开始了。从帮父亲倒卖烟丝、贩卖水果,到独闯天下——贩卖白木耳、推销苗木,再到撺掇做水表玻璃的高山玻璃厂——从当采购员 到承包、合资。做汽车玻璃始于 1984 年 曹德旺到武夷山的一次旅游经历。当时接待他的人给他安排了一辆海狮汽车接送。 曹德旺在旅游景区购买了根拐杖当作扁担挑行李,谁知上车时却被提醒,千万小心不能碰坏玻璃——碰坏了可赔不起。曹德旺不敢相信,自己做玻璃难道还不知道玻璃的成本,1 平方的玻璃成本就十几、 二十块,怎么会赔不起。但深入打听后才发现,当时的汽车玻璃几乎全靠进口,一片马自达汽车前档玻璃要 6,000元,加急则要8,000。这个意外发现狠狠地刺激了曹德旺的神经——他决定“为中国人做一片玻璃”,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年届七旬的曹德旺原本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10 年前,曹德旺的长子曹晖从美国归来,作为福耀接班人逐渐执掌公司 事务。然而,就在今年 7 月,福耀宣布担 任福耀总经理 9 年的曹晖辞职,准备独立创业,用“互联网 +”的方式进入汽车玻 璃配件市场。在随后曹德旺接受腾讯财经 频道的专访中,曹德旺表示曹晖作为接班人的计划不会变,在适当的时候不排除福 耀全资收购这项新业务的可能。

“他(曹晖)的选择是正确的,”曹德旺告诉《福布斯》中文版,“如果不选择从头开始,他可能很难再超过我了。”曹 德旺的直率让我有些惊讶。“这是他这么 告诉你的吗?”我忍不住问道。“我分析他就是这样,这还用他说吗?”曹德旺回应,“其实,我本来就不是很想退休,社会要培养一个能做事的企业家要花很大代价,我这么早就退下来,什么都不做,那是错的。”曹德旺语重心长地说。在去高山镇的路上,我问曹德旺如何看待汽车配 件市场。他说“这个市场鱼龙混杂,不好做——现在创业都不容易”;“那么你希望曹晖做什么?”我追问道。“最好什么也不要做……”曹德旺低声幽默地说道。

高山镇距离福耀集团总部大约半个多小时的车程。曹德旺此行回到高山镇是要与美国驻中国广州领事谷茉莉(Lola Gulomova)一起在他捐建崇恩寺种植一棵象征“美中友好”的罗汉松。崇恩寺规 模庞大,是两年多前笃信佛教的曹德旺捐 资 2 亿元建造。与崇恩寺紧挨的左右两侧 同样是曹德旺捐资 2 亿多元修建的德旺中 学和一座道观。“这个布局设计是我的构 想——儒释道,佛在中间——儒和道在两边护法。”曹德旺透露。

谷茉莉一身休闲,低调到来,她在中国已经两三年,同样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 她与曹德旺的相识缘于 2014 年 PPG 公司副总裁与福耀的签约仪式,到访崇恩寺已 经不是她的第一次。说是植树仪式,但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隆重。曹德旺非但没有 特别邀请媒体参加,连当地镇政府的官员也没有出现。

植树结束后,曹德旺和谷茉莉一起进香后,便往后堂饮茶。曹德旺借机向谷茉莉引荐了给寺庙做植树工程的陈老板。“崇恩寺的树都是他捐的,他很有钱,现在就想带着家人到全球各地旅游,首站就想去美国——到时候签证请你帮忙!”曹德旺笑着说,让一旁一副朴素农民打扮的陈老板把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都叫出来与谷茉莉一一相见。谷茉莉笑着答应了。

品完茶后,曹德旺又带着谷茉莉来到他的德旺中学。恰逢德旺中学的运动会闭 幕式,曹德旺主动提出要发表一通演讲。 在介绍中,校长特别强调了曹德旺作为学校捐赠人的身份。但曹德旺一上台就说: “我今天不是以捐赠人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的,我是作为这所中学的董事长站在这里, 我希望我们这所中学要成为全中国的一流中学。”曹德旺仍然用夹杂着浓重家乡口 音的普通话大声说。操场上风很大,曹德旺却讲得慷慨激昂,他回忆了自己上学时的故事,并鼓励每个学生都要有上清华、 北大的梦想,每位老师都要有把学生培养成清华、北大学生的决心。

曹德旺的自信溢于言表。今年 7月下旬,重建一新的福耀美国莫瑞恩汽车 玻璃生产基地的首片玻璃前档玻璃下线,莫瑞安市市长和当地政府官员在卡里林 历史博物馆(Carillon Historical Park)举行了隆重的纪念仪式,并将留有曹德旺签名的首片汽车玻璃作为收藏品藏于该纪念馆。2016 年达产后,这个工厂将年产450万套汽车玻璃。莫瑞恩市政厅还 通过投票同意将福耀工厂所在的路段名 命为“福耀大道”。

紧接着,距离莫瑞恩工厂450公里的 福耀芒山工厂的福耀浮法玻璃线也开始点火试生产。之前与曹德旺对峙的工会主席 已经退休,但她得知曹德旺要过来参加点 火仪式,也一定要过来看看她的“中国老 板”。“我把你们的工厂建得漂亮吧?”曹德旺问她。“漂亮!”她说。“你们满意吧?”“满意!”退休的工会主席频频点 头。预计芒山工厂今年底全面投产后将达 到 26 万吨高品质浮法玻璃的年产量。

参加完德旺中学的运动会闭幕式已到中午,曹德旺额头上渗出了些许汗珠。第二天,他还要赶往香港,从那里转道美国。 我问他累不累。他说:“心不累,人就不累; 心累了,就不要干了!”

请填写订阅信息
  • 订阅内容:

    福耀新闻

    福耀视频

    福耀读物

必赢亚洲bwin_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皇冠娱乐网址,皇冠娱乐网,皇冠娱乐 必赢亚洲bwin_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申博娱乐,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漫赢娱乐|全新的老虎机平台 皇冠娱乐网址,皇冠娱乐网,皇冠娱乐 优博娱乐APP|优博娱乐注册|优博娱乐 名人娱乐,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名人娱乐|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优博娱乐官网|优博娱乐平台|优博娱乐 利来娱乐网_利来娱乐平台_利来娱乐 必赢亚洲捕鱼,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亚虎娱乐网址_亚虎娱乐APP_亚虎娱乐 申博娱乐手机登录,申博娱乐登录,申博娱乐 利来娱乐老虎机|利来娱乐登录|利来娱乐 申博娱乐手机登录,申博娱乐登录,申博娱乐
亚虎娱乐网址_亚虎娱乐APP_亚虎娱乐 漫赢娱乐网址,全新的老虎机平台 漫赢娱乐网址,全新的老虎机平台 必赢亚洲捕鱼,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