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曹德旺:改革真正动起来还要一两年
2013-03-11

        来源:新浪网

 

“有时候,很多问题不能简单认为美国在排挤我们,应该反省我们自己的产量是否做得太多、质量是否有保证、做生意的方法是否正确。”

“要弄清楚到底要在互联网做金融,还是发展金融机构的互联网?这个事情比较重要,今天应该发展金融机构的互联网。”

新浪网2014年全国“两会”大型专题策划“思辨,2014”,第八期嘉宾专访,对话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德旺。

思辨,为了我们更好的生活。

 

民企走出去市场成熟最关键

新浪网:中资“走出去”,前些年都以国企、央企为主,福耀集团去年在俄罗斯设厂,今年布局美国俄亥俄州,迈出“走出去”的实质步伐,对于民营企业走出去,有什么经验?

曹德旺:首先,市场成熟是最重要的;第二,对投资国各种文化的了解也是非常关键的。我们到美国去投资,从第一个项目投开始到现在用了20年。现在只是三个小公司在美国。这次是美国的汽车厂一定要让我们过去投资。前两年答应他我们会在2016年以前在美国有工厂。这样的话,我们觉得在那边投,订单现成,条件成熟了。

新浪网:俄国是相同的状况吗?

曹德旺:俄国跟美国不一样,俄国是大众公司叫我们过去投资的,我们去开发市场。

 

遭遇贸易壁垒要反思我们的生意做法对不对

新浪网:中国民营企业在“走出去”时,经常会遭遇一些贸易壁垒,福耀集团曾经打赢了“中国第一个反倾销”战,对于民营经济走出去如何面对贸易壁垒问题,有什么经验?

曹德旺:如果当初中国只有福耀等几家(玻璃制造商)出口美国的话,我相信也打不起来。

后来中国有很多玻璃企业看到我把玻璃拿到美国去卖,不考虑自己是否可以卖,就把玻璃给运到美国去,到美国才知道卖不出去,怎么办,就卖得比玻璃税的价格还低。

这样就把美国人吓倒了,这破坏了美国的产业,因此开始搞“反倾销”。

事后我打官司,而且打赢了,但我们打赢不等于我们特别伟大,是美国查清楚了,不是反倾销。这时候我们应该反思,我们的生意做法对不对。

作为美国来说,便宜的玻璃把本国的产业搞垮了,如果以后中国的产品不卖给美国,该怎么办?还得再去重建一个行业。第二,行业搞垮后,需要安置功能和赔偿银行贷款等问题,所以作为国家的总统当然会考虑这个问题。

有时候,很多问题不能简单认为美国在排挤我们,应该反省我们自己的产量是否做得太多、质量是否有保证。

新浪网:所以还是要看中国企业自身。

曹德旺:美国要保证美国企业的生存,美国进口只是想补充一下,而不是想全部依靠。就好比我国进口粮食一样,也是拿来补充,一方面进口粮食,另一方面每年“一号文件”强调把粮食种好就是这个道理。

 

我用20年才学会了做一块玻璃

新浪网:国家工商总局去年发《全国内资企业的生存时间分析报告》,说中国民营企业普遍比较短命,平均寿命只有6年,2年到5年内是死亡高峰期,但日本企业平均寿命到30年。福耀集团已经30多年了,民营企业如何“长命”?

曹德旺:要做好一个企业,首先要有一个正确的追求,关键是追求什么,不要一开始就把钱看得那么重。投资,首先要拟定好投资战略,为什么想要投这个产业,做什么产品,在这个产业里占了多大优势,这是非常关键的,弄清楚再做;

第二,弄清客户是谁,为谁服务,他的个性是什么,他喜欢什么,包括颜色、大小各个方面;

第三,自身能力,把自己定位为管理专才、技术专才还是市场销售专才,这个问题解决完后,其它问题怎么解决。比如你是市场专家,市场缺什么样的产品,然后你用什么办法达到市场的要求,如何做到生产技术、用户、产量、生产管理能够达到你想生产的产品工艺标准要求,这都应该系统考虑。

当一旦踩进去真正投的时候,一个产业从小到大、从不会到会是一个过程,这不是一年两年就能完成的。

我开始做玻璃是在1976年,1976年到1996年,我花了20年时间,才学会怎么做一块玻璃。当我学会了做玻璃,才知道这个很珍贵的东西不能轻易丢掉,我只做玻璃,不做其它东西,所以有所为有所不为是关键。然后很辛苦地做到2006年才能轻松地做玻璃,这时候我们已经有完整的运作体系形成,才进入了轻松的状态,不需要我怎么管了。

新浪网:还是要坚持。

曹德旺:不是坚持,做一件事要非常艰苦地去努力,不是一进去就有好成果,成功是努力的同时,还要时间沉淀你的文化。

新浪网:我看媒体评价您原来做福耀是“自虐型”的领导,您怎么看这种评价?

曹德旺:从我个人体会来说,要想事业成功,作为“领头羊”非常关键。

新浪网:中国的“富二代”似乎社会上并不太被认同,我们知道,曹晖其实也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富二代”,但是目前看来您对他的培养很成功,怎么去培养下一代现在似乎在困扰着一批民营企业家,对此,您有什么经验传授吗?

曹德旺:这个不是中国“富二代”不好,而是中国人会创造术语,国际上就不会看到“富二代”、“富三代”的陈述,二代就是二代。“富二代”是出了一些不争气的人,确实如此,但不是所有“富二代”都是不争气的人。为什么“富二代”会出名?是因为他父辈的名称让他变得出名,我认为不能称为“富二代”,应该总称为“中国新一代的年轻人”。

 

改革真正动起来还需要一两年

新浪网:今年是深化改革的元年,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对民营企业有很大的利好,您觉得民营经济在这一块有没有发展的机遇?

曹德旺:今年是深化改革的元年。那么你要记住,邓小平是在1978年提出改革开放,问题是1978年提出改革开放,深圳真正动起来是1995年,在邓小平的推动下花了17年。

李克强总理、习近平主席这次提出了“深化改革”,今年是元年,因为我们已经有了改革开放前30年的基础,那么我们可以缩短一点时间,用它的1/41/5,肯定要一两年时间才会动起来,因为深化改革不是那么容易的,“改革”就是革除旧弊,现在产生出来,改什么,问题在哪里,什么时候改,从哪里改是一个过程。

我认为这种政策是积极的,能够给社会带来正能量。但做起来还是艰巨的,需要从上到下的每个人统一思想,而且改革会牵涉到利益集团,希望他们能以国家利益为重。

即使改到我,我也会有这样的理念。

 

企业就是企业,不是所有制的问题

新浪网:民营经济的发展一直以来都特别受关注,以前也有“非公36条”“新非公36条”,但民营经济的“玻璃门”“弹簧门”现象很多,对于民营经济的发展您有什么看法呢?我们民营经济发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政策环境?

曹德旺:政策环境,不是说现在的环境不能发展民营经济,经济发展不起来不是因为现在这个制度限制了。

有说要做这样那样的改进,你说怎么改?把原来审批注册制改成注册备案制就解决问题了?我不认为能够解决,只是说明观念进步了一点。

我们改革开放已经三十几年了,现在还讨论民营、国营,这个观念是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民营跟国营,企业就是企业,这不是所有制的问题。

把民营、国营分开来说,本身带有歧视的性质在看这个问题。

 

不是官员贪是不良老板贪

新浪网:福耀集团跟中国的改革开放交融与共,可以说福耀集团的发展是受益于最初的改革开放吗?

曹德旺:当然了,福耀集团本身是改革开放的产物。

新浪网:这一轮全面深化改革的时候,福耀集团的机会更大了吗?

曹德旺:机会每年都有,就看怎么做。

新浪网:去年是新一届班子第一年执政,作为企业家来看,如何看待这一年的工作?

曹德旺:去年积极地反腐败,出了“八项规定”,我认为是非常正确的。

出台了“简政放权”,简政放权要详细地规定,像“八项规定”一样做出来,怎么批?凭什么批?批给谁?由谁来批?这些都应该进行规定,应该要有规则;

第二,进行市场经济,能源、资源市场化,由市场决定分配,如果真正这样做的话,不是放权,而是取消审批项。如果只是完全把北京不批的放到另外的地方去批,必须出台文件告诉地方由你来批,怎么批,凭什么批,由谁来批,批给谁。

新浪网:如何看待2013年中央的反腐力度?

曹德旺:如果中国不执行一场严厉的反贪,就没有中国的明天。

很多人说中国政府官员贪,实际上我跟你讲,其实是不良老板贪,是老板坏。那些老板,为了拿一块地,占一点便宜,请客送礼什么花样都有,变着各种花样。

 

互联网金融应该是发展金融机构的互联网

新浪网:互联网对福耀集团的影响在增大吗?

曹德旺:影响不大,现在最流行的是“互联网金融”。

新浪网:怎么看“互联网金融”?

曹德旺: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

要弄清楚到底要在互联网做金融,还是发展金融机构的互联网?这个事情比较重要,今天应该发展金融机构的互联网。

银行有规矩,如果不是银行来做,我相信有一天中国会死得很惨。因为银行有银行的监管规矩,有很多的条约来保护存款。现在互联网做金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国家没有保护条换。

一些所谓的“互联网金融”,最终也是把钱存在银行,跟银行谈,以13%的利息放在银行,存款13%的利息,国家没有这个规定,这不算存款,而是委托理财,委托理财实质就是影子银行。这跟吴英的做法差不多,她只不过没有用互联网。

13%的利息委托给银行,银行贷出去至少有18%,那么,企业贷款高达18%的利息,谁还会做企业?只有高风险的企业才会入水,才喝这个露水。这些高风险企业,等倒掉三两家,金融危机就跑出来了。

因为互联网金融没有保障,银行有规矩,钱存在银行,100万,必须给央行报告这个月收了多少钱进来,按规矩必须上交20%作为存款准备金放在央行,剩下的钱才可以贷款。

 

个税起征点应该上调到15

新浪网:我你去年提过要重视小微企业的发展的提案,回应如何?

曹德旺:去年我的提案是希望能给小微企业提供贷款,去年提案不但反馈,落实的也不错,后来出台了两万亿小微企业的专项贷款。

但问题没有解决,今年更难。

不是中央的问题,是我们基层管理者对这方面的认识不够,有了大企业,所以小企业全部不办了,这要小心一点,因为日本、韩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小微企业的产值占整个GDP总量的90%10%是大企业的。我们中国大企业占的比例太大了。

大企业太大时有风险,风险在哪里?小微企在平衡经济结构,为大企业提供原料,这些企业倒了,大企业怎么办。

新浪网:楼继伟在“两会”上说个税起征点需要综合考虑家庭税负情况和家庭支出情况,然后考虑起征点问题,怎么看?

曹德旺:我的意见是,个调税收的起征点,现在最少要提高到15以上来做。

当初开征个调税的时候,第一年起征点是800块,当时我的员工才赚200块钱。现在我们的员工工资6000块钱,3500是起征点,一发工资就征税。

所以我的意见是把起征点提高,把税率提高。15开始征,税率从25%可以提高到50%,有钱的人多征一点,工资高的人多征一点。

我们发工资要考虑到实际落到员工袋里的有多少,打工的有成本的,从乡下到北京来要不要花路费?要不要租房子?要不要吃饭?如果扣除这些东西都没有的话怎么待下去,所以要算一下打工人的成本到底需要多少。

 

  经济上半年不会有大的波动
新浪网:都说中国2014年可能经济会硬着陆,会对福耀集团有影响吗?

曹德旺:我没有研究过经济硬着陆的事情,我要提醒中国人,需要靠每一个人的风险意识,不是说硬着陆,软着陆的问题,你不小心什么事情都会困难。

新浪网:怎么看待今年国内的经济形势?

曹德旺:第一,李克强总理是非常有才气的年轻人,《政府工作报告》也不是一个人铸就的。

第二个因素,国家政策向好的发展,或者货币政策宽松会刺激消费者的信心,也会带来一股热情。

我们认为,今年上半年经济不会有什么波动,但是这不等于问题解决了。我希望他改革的力度更大一点,调整的力度更大。但作为政治家来说,必赢亚洲老虎机,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他还要考虑一个承受能力问题。

请填写订阅信息
  • 订阅内容:

    福耀新闻

    福耀视频

    福耀读物

必赢亚洲平台,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皇冠娱乐网,皇冠娱乐手机登录,皇冠娱乐 申博娱乐,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皇冠娱乐平台,皇冠娱乐网址,皇冠娱乐
亚虎娱乐官网,亚虎娱乐网,亚虎娱乐 必赢亚洲官网,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利来娱乐登录_利来娱乐网址_利来娱乐 tt娱乐,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申博娱乐平台|申博娱乐注册|申博娱乐 亚虎娱乐登录,亚虎娱乐网址,亚虎娱乐 漫赢娱乐,全新的老虎机平台 漫赢娱乐老虎机,全新的老虎机平台
漫赢娱乐老虎机_全新的老虎机平台 漫赢娱乐平台,全新的老虎机平台 优博娱乐APP|优博娱乐注册|优博娱乐 亚虎娱乐网,亚虎娱乐手机登录,亚虎娱乐
tt娱乐官网,tt娱乐登录,tt娱乐 漫赢娱乐官网,全新的老虎机平台 利来娱乐APP_利来娱乐官网_利来娱乐 tt娱乐APP,tt娱乐官网,tt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