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避“险”:我的下一步
2010-06-21

21世纪经济报道◎黄晨霞

核心提示:在保证福耀玻璃平稳前行的同时,曹德旺希望能够在慈善的道路上走得更快。2010年上半年,曹德旺家族已经捐款逾5亿元用于赈灾和图书馆兴建。

进入玻璃行业25年,曹德旺已经熟悉了“玻璃门”——看似透明而近在咫尺,但要穿越却会遇到坚硬阻隔。

作为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公司(下称:福耀玻璃,600660.SH)创始人、董事长,在驾驭商业赛车飞速行驶的路程上,他希望弯道超越,但也不畏惧正面的冲刺。而在另一条赛道——慈善事业——的起步中,他不希望撞碎“玻璃”,但也不会让其阻挡自己的目标。

在全球金融危机后的2010年,他就放慢了商业赛车的车速,“现在全球经济风险依旧难测,我要等一等,福耀的实力也还要充实下。”他告诉本报记者。

在保证福耀玻璃平稳前行的同时,他希望能够在慈善的道路上走得更快。2010年上半年,曹德旺家族已经捐款逾5亿元用于赈灾和图书馆兴建。

64岁的曹德旺,在路上仿佛就是他的生活,就连他最大的爱好高尔夫也是一项不断行走的运动。与本报记者的对话也是在行驶的车中展开。

福州,大雨,即便雨刷摆动得再勤快,透过车窗,前方的能见度不过二十米,曹德旺亲自开着自己的奔驰600,在去往60公里外位于福建宏路的福耀玻璃的工厂。车内的时针刚刚指向早晨六点,双手紧握方向盘,曹德旺盯着前方,不时用眼角余光扫视左右后视镜,以确定周遭是否有出现一些交通险情。在雨天,车子算是开得不慢了,但很稳。

“做企业的,要看大势。像你开汽车,准备启动前,看左右前后;往路上走,穷你所目,观察前后左右,观察各种车况、行人的动态。如果只看眼前,你不是碰别人,就是被别人碰。”看着前方的路,曹德旺缓缓说着。

经营企业这么多年,曹德旺一直在“前后左右”地看。全球金融危机伊始,61岁的他敏锐地嗅到了危机的气息,他总觉得经济发展中有了一些令他不安的元素,“2007年1月份开始,我在广东增城收集工厂倒闭的情况。所以我在2007年的《福耀人》上写了《一叶知秋》。”

于是,他在2008年年中开始调整生产布局,关闭部分生产线,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印证了他的预感;在许多人极为悲观的2009年第一季度,曹德旺见记者时,并没有关闭生产线后的低落,反倒是笑得有些得意,并表示“福耀今年会很好”。2009年福耀玻璃公司实现净利润11.18亿元,同比增长354.39%。

抢眼的业绩却没有让曹德旺像去年同期那样兴奋,他有些担心:水火既济,初吉终乱;过完2010年春节,他在思考大环境里的不确定性,“虽然很多经济学家认为经济回暖了,但我想导致经济危机的那些源头问题都解决了么?”曹德旺问道,而他着手在准备,就是尽力让福耀玻璃能够避开大险情;而与此同时,上述诸多事情,他需要逐步交给如今成为福耀玻璃总裁的儿子曹晖去完成。

5月19日,云南省楚雄州武定县的34户农家分别从中国扶贫基金会手中各领到了2000元捐款,捐款人正是曹氏父子。而如何做好慈善,吸聚了曹德旺越来越多的精力,他觉得这其中有新的“破”与“立”的问题。
 

危机嗅觉

《21世纪》:现在回头来看,2008年下半年福耀相继关闭几条生产线确是很正确的决定。这种危机嗅觉是否是一种生意习惯?

曹德旺:你可以去查查看我们内部的《福耀人》杂志,2007年创刊号,我写了卷首语《一叶知秋》,告诉员工冬天来了。福耀是在2008年6月关闭的一条位于福清的生产线,双辽工厂是2008年9月份关闭,海南则是11月份关闭,2008年夏天还是中国经济最热时候。

福清生产线的那些浮法玻璃是供给国内市场的。当时负责这块业务的人向我汇报,他跟我说那会价格还卖不起来。但按照行业惯例,玻璃的价格每年在9-10月份会涨价,我问他现在赚么?他说不赚。我就说:今年不一样,现在不赚,今年肯定不赚。后来9月份玻璃价格真的跌下来。他就说老板很神。

奥运会之前,招商证券总经理来福耀,希望帮福耀做增发。我问他大概什么时候能做?他说:快的话,第四季度;慢的话,明年初。我就想那就不要增发了,我告诉招商证券的经理再往后延股票肯定要跌到2000点。当时他们的总经理听着笑了,他们说不会这么快。2008年11月份,股票就下到1980点,他不得不佩服我,招商证券里的人说要研究曹德旺怎么看股票。

《21世纪》:那你通过什么做出上述判断?

曹德旺:易经讲,我们要看相的背后是什么。

2006年中国政府开始出台人民币升值的政策。当时我分析,受此影响,净利润小于10%的企业要倒闭,我估计这类企业的数量大约有40%。2007年1月份开始,我在广东增城收集工厂倒闭的情况。所以我写了《一叶知秋》。那些倒闭的工厂往往在倒闭的半年前,就都已经出了问题。因为要关门之前,他要处理存货等,一般而言工厂倒闭大约要6个月。当时我就逐渐由感觉,认为经济要进入调整。

《21世纪》:你在广东增城是系统地收集信息么,怎么收集?

曹德旺:在广东那里我有熟人。2006年底2007年初,我平均每天晚上跑一家企业,发现差不多倒了40%的企业。
 

告别旧时代

《21世纪》:就汽车玻璃而言,福耀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三大的公司,接下来是否考虑做其它配件?

曹德旺:目前还不考虑,全球经济发展还面临很大不确定性因素;现在投资风险大,我要等一等。另一方面,福耀的干部队伍有待提高。再做大项目,干部不够。与此同时,福耀经济实力也还要充实下。

《21世纪》:有不少人预期今年人民币会升值,福耀有约40%的业务是对外出口,对于人民币升值,你有什么预期?

曹德旺:我不认为人民币会大幅升值。人民币升值是美国提出的,实际上对中美双方都没有好处。

人民币升值对中国大企业而言,进口采购会便宜些,但创汇的主力是中小企业。如果人民币升值5%,意味着出口成本增加5%。另一方面对美国的贫民阶层,那些在沃尔玛的人,他们也会遭受冲击。美国人为什么会提这种要求?他在吓唬我们,根本就不可怕。

《21世纪》:你觉得下一个阶段经济发展与过去二十年相比,会呈现哪些新特征?基于此,经营企业要注意什么?

曹德旺:现在中国正在告别过去粗放式的增长,目前中国单位GDP的能耗是日本、美国的5倍;以后再如此,那肯定不行。

以前我们是贴牌生产,由于劳动力成本上升,以后会赚不到钱了,因此应该有自己的品牌。在做好准备应对社会老龄化的同时,要留意到年轻人受教育的层次在提高,这些人在政治、经济上有各自独立的诉求。这对企业来说是十分严峻的挑战。

我们提出,五年之内,员工的薪酬福利要翻一倍。那就是说复合增长率在百分之十几。2009年福耀员工的薪酬同比提升27%。
 

管理新型员工

《21世纪》:更具体一点地说,福耀是制造型企业,你能否用好更具个性的80后,甚至90后的受教育程度更高的年轻人?

曹德旺:不单单是薪酬福利,企业还必须增强它在社会上的影响力,才可以有工可用。很多人认为现在的80后、90后很自我,换个角度想,他们受教育程度不同,见识也就不同,有见识才有自信,有自信才有要求。

指责他们过于以自我为中心,并不太公平,某种意义上,这是社会的现状。我认为要公正的检讨,在过于追求以金钱多少为自我成就的度量衡时,社会的道德观会被弱化,人们会缺乏信仰,迷失于“为什么而活,为谁而活”的追问。在这种环境下长大,80后、90后难免受到环境的影响。

《21世纪》:但我个人的感觉是,你的管理是有点家长式的管理,应该说是大多数中国第一代企业家的风格?现在福耀公司里二级或者三级以上的管理者里是否有80后,当这些人进入福耀之后,公司的管理风格是否要进行调整?

曹德旺:人的伟大在于自知。很多人讲一个人很有智慧,什么叫“慧”,慧就是觉悟,当你看到80后年轻人有这种特点,你应该“悟”到这个社会在转型。

发展总是适者生存,我当初采取那种管理模式,我认为是成功的。曹晖(编者注,福耀玻璃现任总裁,曹德旺之子)现在采用他的模式,我觉得也适合现在的情况。一个人是否有学问,是在于你是否懂得为人处世之道。今年我们提出来,要员工们去寻找信仰。你们可以寻找自己各自的兴趣,那都是哲学。

我是佛教徒,在佛经里,什么是功德?虔诚如故,即谦虚诚实到一丝不苟。我也常问自己做到了没。我确实是捐建了寺庙,但那不一定就等同于功德。
 

权力交班

《21世纪》:曹晖已经是福耀玻璃的总裁了,你算是正式开始交班给曹晖?

曹德旺:是的,出乎我的意料,我和曹晖的交班还比较顺畅;起码说曹晖比较用心,他现在主要时间都住在工厂里,这和我最初的想法大相径庭。

《21世纪》:每一代会有每一代的价值观,父子共事,在一些具体事务处理上,曹晖会与您有争论?

曹德旺:曹晖做事情很自信,我想他内心是基本上认可我,只是嘴巴上百分百不认同我。当然,我也不需要他认同,时间会证明一切。

《21世纪》:当你们在工作上产生冲突时,一般你怎么说服曹晖?

曹德旺:有些事情是说服不了,不妨放手让他去试试。曹晖去年考虑给员工盖集资房,当时我的意见是:这事情很可能是做不成的,他并不太相信,还是想推进他的想法,最后他自己意识到这事情不好做。

我之所以觉得此事不易是因为:要盖集资房,你就要办房产证。办房产证的前提是你要成立房地产公司。成立房地产公司后,你还需要参加土地拍卖,现在土地价格这么高,如果是通过拍卖获得土地,那么员工能否承受房价?

《21世纪》:为什么选择今年交权?是觉得自己老了么?

曹德旺:我选择今年交班,是因为如果全球经济再出现反复,全球的局势会波及到中国,以福耀而言,单个企业的力量太单薄。既然有不确定性,我们不能够大张旗鼓对外投资,要在内部夯实基础,这也是交权的一个好时点。

对曹晖而言,就是他的父亲盖好了房子,还没有装修;他要继续装修;要夯实基础。怎么夯实基础?要完善人力资源管理系统;怎么完善呢?要提高员工的薪酬福利,员工队伍能够稳定,主力干部就能够产生,他们就能推动公司改革和技术创新。

你问我老不老?我根本就不服气说我老。我应该去做一些我喜欢的事情,我策划今年去南极站点去看看。

《21世纪》:权利能够给人以支配感,所以不论是家族企业还是其它的民营企业、国有企业,往往会出现“退而不放”的现象,也就是说前任在短时间内还无法适应放权,依然有继续支配的惯性反应。

曹德旺:我和其他人不一样,我做很多事情很执着。当我到达一个目的地后,我要是计划放下来,我就放得很彻底。我这辈子盖过5座房子,盖的时候,我都很用心,但是当我要搬走时,我一眼都不会再回看。

我做福耀做得很辛苦,如今曹晖进来福耀接班,负责公司的全面运营,我的任务完成一部分。我没有完成的任务是如何保证这家公司不会迷失,如何保障员工利益,保障股东的利益。我想这需要用10年的时间。

《21世纪》:您的意思是在十年内您会把握战略方向,曹晖将负责全面执行?从现在开始算起的10年?

曹德旺:从2010年开始算起的10年。到时我彻底放手。

《21世纪》:您的逐渐淡出公司管理,在内部有什么标志可言么?

曹德旺:我没有参政。我开始不参加公司内部的会。你认为我还没有过瘾?我做怕了。

《21世纪》:怎么把经验传给曹晖?

曹德旺:很难,一沙一世界。这是一种磨练、经历和过程。
 

财富与慈善

《21世纪》:最近两年,有些企业家在呼吁建立新商业文明,一套新的商业价值观。在采访长江商学院院长项兵时,他感慨说:中国企业家对于财富的追求到了一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你是否觉得中国企业家在追求财富上,有些涸泽而渔的倾向?从去年以来,你做慈善一直饱受争议,你做慈善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曹德旺:从国家和政府的角度来看,积极支持私人财产得到保护和尊重,这会推动和刺激社会经济发展,让整个社会在竞争过程中求得发展。而一家企业经营得很成功,并非企业家一己之力,往往是因为他/她抓住天时地利人和。

政府所出台的政策,同样的政策,在不同的地方和不同的人身上,产生不同的效果。地缘机会不同,人的素质水平不同(人的素质还包括先天和后天因素,例如你所学的专业与那个时代经济发展方向是否吻合),这些都可能带来贫富差异。

如果企业家在追求财富时注意到这个问题,自动地参与社会调节。一个国家最糟糕的是两极分化,分化到了一定程度,你也没有机会延续你的财富。在不影响企业发展的前提下,积极参与社会的重新分配,也是企业家智慧所在。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知道下一次政策会惠及哪一代。如果你毫无顾忌,不去帮助弱后群体,你是否会担心到时你的子孙得不到帮助?

《21世纪》:你很少参加一些企业家聚会或者活动吧

曹德旺:可能我忙吧,我比较孤独。比较没有自信,我认为我跟不上他们时尚的潮流。我自信我能够把这个公司做好,我没有自信的是:其他人做的事情,我也能做。

请填写订阅信息
  • 订阅内容:

    福耀新闻

    福耀视频

    福耀读物

申博娱乐平台|申博娱乐注册|申博娱乐 尊宝娱乐平台,尊宝娱乐登录,尊宝娱乐 漫赢娱乐老虎机_全新的老虎机平台 优博娱乐网址,优博娱乐手机版,优博娱乐
必赢亚洲平台,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优博娱乐登录_优博娱乐网址_优博娱乐 名人娱乐,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 皇冠娱乐手机登录,皇冠娱乐注册,皇冠娱乐
亚虎娱乐手机登录_亚虎娱乐平台_亚虎娱乐 优博娱乐官网|优博娱乐平台|优博娱乐 优博娱乐网址,优博娱乐手机版,优博娱乐 利来娱乐网_利来娱乐平台_利来娱乐
亚虎娱乐手机登录_亚虎娱乐平台_亚虎娱乐 优发娱乐登录,优发娱乐官网,优发娱乐 申博娱乐注册,申博娱乐网,申博娱乐 漫赢娱乐,全新的老虎机平台
tt娱乐注册_tt娱乐平台_tt娱乐 优博娱乐手机版,优博娱乐官网,优博娱乐 优博娱乐官网|优博娱乐平台|优博娱乐 tt娱乐,信誉保障的娱乐平台